破花剩山卷

诈尸。

重回大明的坑,入了沈老板和芸娘这对cp,真是虐到胸痛。

吴岳的夏日叙事

阅前必看(•ᴗ•):咳咳~大家好~,我是谷雨。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在社交平台发同人文,所以这篇文章应该会有各种问题,充斥着各种语死早,小学生文笔「都比我好看」,傻白「没有」甜,以及ooc,ooc,ooc.
那么,本文配对:《三体》章北海×吴岳(要是觉得无差也完全没有问题~),人物属于大刘,ooc是我的。
以下正文,如果雷到各位就先行抱歉(๑`・ᴗ・´๑)辣!
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 夏日长,室外似蒸笼,势要挤掉身体最后一份精气。
  日常训练刚刚结束,我的全身上下犹如水洗一般,酸痛裹挟着倦意袭来,不妙。
  褪掉白色的作训服,将它打了个结系在腰上,我掀起条纹短衫的下摆,冰凉的潮湿水汽抚上胸膛的肌肤,内心的躁动终于有了一些缓解。
  海上的生活很无聊,时钟一样单调的生活模式使人几近抓狂,然而内心的躁动在释放之后又会陷入巨大的空虚之中,日复一日。
  在甲板上远眺有一个好处,便是它能愉悦身心,但是看得久了,就会感到有些目眩,所以即使北海端着一杯热水在近前等我动作,我都不曾发觉。
  我这才意识到已经发了不少呆,看他弯起的嘴角,恐怕我神情恍惚的样子不太好看。
  他见我又开始发愣,见机把水杯塞进我手里。厚厚的陶瓷杯壁传递过来的,是和头顶炽烈的日光烙进皮肤里不一样的温暖,带着他的体温。
  他抬眼瞪了我一下,示意我把热水喝完。
  或许他是比较在意那个杯子?
  温热的水流进体内,舔舐着过分舒张的毛孔,但我仍然觉得口干舌燥。
  北海他站在我面前,帽檐的阴影盖住他的大半部分表情。我像条从水里捞起的鱼,汗湿的短衫已经干得出不多,皱巴巴的贴在身上,此刻让他瞧见我这副狼狈的样子,不知要作何感想。
  我被他看得已经有些赧然,但是仍旧慢吞吞地喝着那一杯水,不知为何,总想着这一刻要是能被无限拉长该有多好。
  我努力的仰起头装作渴的要发疯的神情,喝尽了最后一滴水。他见我终于要喝完的样子,稍微蹙起眉头,水杯被我握在手心,准备奉还给他,他也伸出双臂,从我举起的双手旁边掠过,落在腰间打结的作训服上。
  他不紧不慢地解开衣服,抻平扭成麻绳的袖子,而后潇洒地提起领子把衣服好好地甩了俩下,把作训服搭在我的肩头。
  他的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,我并无回转的余地。
  他从我的手中接过水杯,看着我又笑了,然后正色道:“再见”。我有些落寞,什么也没有说。
  他不再注意我,仿佛接到命令一样,留下我一个人继续在风中凌乱,带着急促的步子走了。
  我注视着他消失的地方,仍旧感到口干舌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后记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-
后记:为什么自己写同人的时候好尼玛羞耻,东看看西看看的ʘᴗʘ。本来想分享一首歌的歌词,结果愣是不会保存歌词图片,我可能是个傻子了,所以最后说一下,是My chemical romance的《summertime》,再见了大家(=´口`=).
 
        

心血来潮画了一个北海男神,然后很不要脸(XD)地加了滤镜并且上传了。
最后,虚心接受批评。

指绘,第一次正经上颜色,求意见,谢谢。

草稿×2
拿着戒指求婚的框框公主和被吓跑的猴子。

渣渣手绘草稿
节庆贺图_(:з」∠)_

五黑框填词,可唱可配音

五黑框填词《新旧三年》(没想好题目)的3.0版本
原曲 《若相惜》(东篱/Assen捷)
填词者:破花剩山卷(Lof)
江:九州渐行渐远,我虚心历冷暖
   春天第十八瞬间
今:前路曲折不断,无人伴我走完
   温故你2 0 0 3
江:用尽笔力挣扎,掩盖伪装情话
   原来是自我潇洒
今:帝都一行无话,顾左右而言它
   相去又咫尺天涯
江:多少临别曾殷殷语中
今:自君走后前路满尘土
江:泉水淙淙 萍影无踪
今:魔都冷冷 晚钟声声
合:无人共我 再许相逢
(旁白:别是三年三年又三年,我可不想当一辈          子好人!)
江:旧人又着素衫,敛目轻笑无端
   惜与吾毫不相干
今:风花雪月已闲,不复往日缱绻
   无人晓已成史卷
江:风月过后是寂寞无边(今:夜明如雪为我痴痴恋)
今:为何当时偏大言不惭(江:如何叫我先柔弱伤感
口是心非 不减温柔
风情万种 杨柳乘风
天下无双 从来是你
江:若我多情是否再一眼(今:你岂知总是先撩者贱)
今:爱或不爱难道有区别(江:今生只欠你一句抱歉)
口是心非 不减温柔
风情万种 杨柳乘风
花样年华 幸而有你
(旁白:你见过今何在吗?他长得可清秀啦。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完

恶搞的指绘的裙装土豆。。。
并不会打标签。。。

看《十年风雨录》脑补的猴子,土豆形象,请忽略破字和小学生画风。

这个梗我真是停不下来了。